web space | free website | Web Hosting | Free Website Submission | shopping cart | php hosting

啟示錄主日學課程

4. 甚麼是啟示主義呢(What is Apocalypticism?)

4.1啟示文學(Apocalyptic literature)的一些特徵:

 

4.2 一些重要的啟示文學的內容簡介﹕

 

4. 甚麼是啟示主義呢(What is Apocalypticism?)

 

4.1啟示文學(Apocalyptic literature)的一些特徵:

 

4.1.1 啟示文學是公元前200年至公元100年的猶太人作品。

在作品之中天上的生物(天使)會啟示隱藏在神堛滲絞K。啟示主義(Apocalypticism)是一種特別的寫作方法(象徵,異象等) 其中末世論(末日的情況)是重要的主題。因為啟示文學常談及末日(如但以理書和啟示錄一樣),所以這些象徵常被視為一樣的。但其實它們不盡相同。

 

4.1.2 啟示文學的寫作方法:

奧秘是以異象,異夢和天上的旅程。(對比: 林後12 ) 接著這些異象有天使 (angelus interpres) 講解意義。天使與啟示文學中主角 (the apocalyptican) 之間有對話: 以斯拉四書(4 Ezra) 11-13; 7:15-18 // [16]我就近一位侍立者,問他這一切的真情•他就告訴我,將那事的講解給我說明•; 7:13-14

 

4.1.3 這些異象是充滿象徵,形象和圖畫,使這些作品有戲劇性和耀眼的風格。

但這些象徵不是作者的自由創作,而是一些常用的象徵(Common symbols)

 

4.1.4 以下簡介一些最重要的啟示文學

[Charles; Charlesworth; Reddish]: (另參 兩約中間的作品) (迭失的作品)

中文譯名

英文書名

時間

以諾一書--守望者之書

Book of Watchers(以諾一書 1 Enoch 1-36) (內容扼要) (大英百科全書) (簡介)

公元前200

以諾一書-----天文之書

The Astronomic Book (1 Enoch 72-82)

公元前200

但以理書

Daniel (不少學者以它為啟示文學)

公元前170-160

斯巴利神喻三書

Sibylline Oracles Book 3 (天主教百科全書)大英百科全書內容大要 Highlights

公元前150-0 (dating)

巴錄二書

2 Baruch (Syriac Baruch)

公元70-150

以諾寓言書

Similitudes of Enoch (1 Enoch 37-71)

公元0-70

以斯拉四書

4 Ezra (內容1 ; 內容2)

公元70-150

斯巴利神喻四和五書

Sibylline Oracles Book 4 and 5

公元70-150

 

在這名單中可以看到很多出名的舊約的人物。在啟示文學中他們描寫自己是在很久以前神給他關乎末世之隱秘智慧 (: 以諾一書1:2; 8:19-26)。以諾一書1:1-3

1 The words of the blessing of Enoch, wherewith he blessed the elect and righteous, who will be 2 living in the day of tribulation, when all the wicked and godless are to be removed. And he took up his parable and said -Enoch a righteous man, whose eyes were opened by God, saw the vision of the Holy One in the heavens, which the angels showed me, and from them I heard everything, and from them I understood as I saw, but not for this generation, but for a remote one which is 3 for to come. Concerning the elect I said, and took up my parable concerning them: The Holy Great One will come forth from His dwelling,

[1] (譯星譒譯)

Enoch的祝福的詞匯,他祝福的wherewith選舉和正義,,所有是移去的磨難的日子將生活邪惡和沒有上帝。

同時,他拿起并且說他可剝离--Enoch一個正義的人,其眼睛被上帝打開,參見天空中的神圣的的視力,這天使向給我看,和從他們我听到每件事,和從他們我理解如我看見,而不是對于這代,要不是是為了來的遠程的。

有關我說的選民,和拿起我可剝离有關他們﹕

神圣的東西巨大一個將從出現他居住,
 

[ 8:19- 8:26]

[19]說,我要指示你惱怒臨完必有的事,因為這是關乎末後的定期

[20]你所看見雙角的公綿羊,就是瑪代和波斯王•

[21]那公山羊就是希臘王﹝希臘原文作雅完下同﹞•兩眼當中的大角就是頭一王•

[22]至於那折斷了的角,在其根上又長出四角,這四角就是四國,必從這國裡興起來,只是權勢都不及他•

[23]這四國末時,犯法的人罪惡滿盈,必有一王興起,面貌兇惡,能用雙關的詐語•

[24]他的權柄必大,卻不是因自己的能力•他必行非常的毀滅,事情順利,\任意/而行•又必毀滅有能力的和聖民•

[25]他用權術成就手中的詭計,心裡自高自大,在人坦然無備的時候,毀滅多人•又要站起來攻擊萬君之君,至終卻非因人手而滅亡•

[26]所說二千三百日的異象是真的,但你要將這異象封住,因為關乎\後來/許多的日子•

 

4.1.5 但這是文學性小說。

因此我們稱這些啟示文學為偽經 (pseudepigraphical 托名外典)。這些文學介紹自己是從很久以前來預言到末世的情況。

在啟示錄中這種小說是不存在的;作者很明顯說是自己與讀者一同經歷苦難(也就是同一代的人, 沒有「托古喻今」 ;1:9) 。因此啟示文學中的所謂「預言」﹐實際為文學手法。

 

4.2 一些重要的啟示文學的內容簡介﹕

 

4.2.1以斯拉四書(4 Ezra)

- 內容1 ; 內容2 ;

-  作品自述是在巴比倫寫成,在「我們的城市被毀後第十三年」(即耶路撒冷被毀後,在公元前556 (3:1-3) 但實際上,此年份比以斯拉早幾十年。作者真正關心的是耶路撒冷被羅馬人所毀(在第11-12中鷹的異象)。作者談到被俘時暗指耶路撒冷在公元後70年陷落 (3:2; 6:19; 10:48)

 

4.2.2 巴錄二書(2 Baruch)

 

4.2.3 但以理書 (Daniel)

一些新派(Liberal)學者的看法:

但以理書 - 介紹自己是由一個被擄後﹐住在巴比倫的猶太人所作。但以理實際上不是作者,而是隱名作者的「代言人」。有幾個觀察支持以上的看法:

  1. 關於被擄的歷史資料很準確,而且關於安提阿以比凡尼(Antiochus Epiphanes; or this site 公元前175-164)時的資料很詳細。[注意: Epiphanes即「神的顯現」﹐可見其人極之自大也。]
  2. 但以理書不屬於猶太人收集正典(Canon)中的先知書(Nebiim/prophetic books)中。這些書是在公元前200時收集成的。(推論﹕在收集時﹐根本未有此書。)
  3. 便西拉智訓書(The book of Sirach) 44-50章給了一篇以色列人英雄榜,常中卻沒有但以理。

因此,不少學者相信此書寫於安提阿以比凡尼(Antiochus Epiphanes)統治的末年。

但這種看法:有一些困難[參鄺炳釗著《但以理書》天道聖經註釋 (香港: 天道, 1992), 34-52, 特別是35-38]

  1. 不列在先知書中,可能因為但以理不是專門作先知。也可能原本屬於「先知書」,但後來分了出來。因為約瑟夫稱舊約有22: 5卷律法書+13卷先知書+4卷聖書(或譯聖卷)。而但以理書歸於先知書。而他也說在公元前424年以後,己定好舊約正典。因為這個正典形成期所知有限,很難以此為據。
  2. 西拉智訓書(公元前200-170年寫成)也不包括其他偉人,如:以斯拉、末底改、約伯、士師等。作者沒有說要列出全部偉人。而且名單不重視那些在猶大國土以外有貢獻的人。而且作者不熟識不代表不存在,因為他不一定認識所有作品。

雖然也有人以為但以理書是啟示文學,所以認為它是寫在安提阿以比凡尼(Antiochus Epiphanes)統治的末年(公元前170-160)

 

4.2.4 這個簡介使人不能相信這些作品是先知性作品。

它們不是談及很遠的未來,而是關切到現在的情況,有時會不久的將來(從這角度來看是「先知性」)。實際上這些作品不是講及未來的秘密,而是假借神靈的角度來講解已知的政治和宗教現實。它們以預言(predictions)的形式出現﹐而且是十分詳細的預測。大部份的預測是很詳細﹐因為它們是從已知的事件改編而成的(ex eventu)

 

4.2.5 我們可以知道啟示文學對歷史的角度(the perspective on history)

從啟示錄我們可以看到世界末日快來的角度: 時間很短(我必快來; 3:11; 22:20)

這是啟示文學(the apocalypses)談及末世論(eschatology)的一個典型的角度:

巴錄二書(2 Bar) 20; 以斯拉四書(4 Ezra) 5:50-54 (?)

例子:

  1. 但以理書中的3 1/2 / 1260 / 42 /一載二載半載— (7:25; 8:14; 9:27; 12:7.11.12)
  2. [ 7:25] 他必向至高者說\誇大的/話,必折磨至高者的聖民,必想改變節期和律法•聖民必交付他手一載,二載,半載

    [ 8:14] 他對我說,到二千三百日,聖所就必潔淨•

    [ 9:27]一七之內,他必與許多人堅定盟約•一七之半,他必使祭祀與供獻止息•那行毀壞可憎的﹝或作使地荒涼的﹞如飛而來,並且有\忿怒/傾在那行毀壞的身上﹝或作傾在那荒涼之地﹞,直到所定的結局•

    [ 12:7, 11,12]

    [7]我聽見那站在河水以上,穿細麻衣的,向天舉起左右手,指著活到永遠的主起誓說,要到一載,二載,半載,打破聖民權力的時候,這一切事就都應驗了•

    [11]從除掉常獻的\燔祭/,並設立那行毀壞可憎之物的時候,必有一千二百九十日

    [12]等到一千三百三十五日的,那人便為有福•

  3. 但以理書和啟示錄中「時間不多」,也是從安提阿以比凡尼(Antiochus Epiphanes)的歷史引伸而來。(另參 24:15)
  4. [太 24:15] 你們看見先知但以理所說的,那行毀壞可憎的站在聖地•(讀\這經/的人須要會意)•

  5. 按照但以理書﹐神百姓的歷史可分為“七(或週weeks)”每個週有七年 ( 9:25-27)。在末週或末世統治以色列人的是安提阿以比凡尼(Antiochus Epiphanes 8:11-12; 9:27; 11:31; 12:11)

[ 8:11]並且牠自高自大,以為高及天象之君•除掉常獻給君的\燔祭/,毀壞君的聖所•

[12]因罪過的緣故,有軍旅和常獻的\燔祭/交付牠•牠將真理拋在地上,\任意/而行,無不順利•

[ 9:27] 一七之內,他必與許多人堅定盟約•一七之半,他必使祭祀與供獻止息•那行毀壞可憎的﹝或作使地荒涼的﹞如飛而來,並且有\忿怒/傾在那行毀壞的身上﹝或作傾在那荒涼之地﹞,直到所定的結局•

[ 11:31 ]他必興兵,這兵必褻瀆聖地,就是保障,除掉常獻的\燔祭/,設立那行毀壞可憎的•

[ 12:11] 從除掉常獻的\燔祭/,並設立那行毀壞可憎之物的時候,必有一千二百九十日•

    1. 在一七之半(公元前167)﹐安提阿以比凡尼(Antiochus Epiphanes)樹立一個宙斯 (Zeus)像在耶路撒冷的聖殿中﹐強迫猶太人去敬拜它。又自稱是宙斯的化身。在聖殿中設立一個較小的新祭壇來獻祭宙斯。在此以異教的方法去祭宙斯。留意當時的人稱宙斯為天上的主” ( = 希伯來文的 巴力沙馬暗 Ba ‘al Shamayim)。敬虔的猶太人稱這些假神為可憎者” (Shiqqus),而那行毀壞可憎的就是指這位天上的主 [參卜魯斯著以色列與列國史, 195]
    2. 他下令停止一切聖殿的禮儀,一切聖經必須毀滅,又不能守安息日及其他節日,並廢棄嚴謹的潔淨食物條例,停止割禮。為兒女行割禮,藏有一卷律法書,拒絕吃豬肉或曾在那些異教祭壇獻過的祭肉,都是死罪。
    3. 當安提阿這樣做時,只有一七之半的時間。雖然是神百姓的困難日子﹐但只是一個短時間。 (馬加比一書 1:20-64; 馬加比二書 6:1-6);

  1. 這是殉道的時期:馬加比二書 6:7-17; 馬加比二書7章- 提起 6:9-11的角色。

啟 6:9-12
[9]揭開第五印的時候,我看見在祭壇底下,有為 神的道,並為作見證,被殺之人的靈魂•
[10]大聲喊著說,聖潔真實的主阿,你不審判住在地上的人給我們伸流血的冤,要到幾時呢•
[11]於是有白衣賜給他們各人•又有話對他們說,還要安息片時,等著一同作僕人的,和他們的弟兄,也像他們被殺,滿足了數目•
[12]揭開第六印的時後,我又看見地大震動•日頭變黑像毛布,滿月變\紅/像血•

馬加比二書 6:7-17 (For English version click here)

7 每月遇到國王誕生的那一天,他們都被脅迫參與祭祀;一到彫尼索節,應頭戴長春藤冠,參與慶祝彫尼索的遊行。
8 且因仆托肋買城內居民的唆使,王又向附近受到希臘文化影響的城邑,頒發一道命令,令人以同樣的方式對待猶太人,迫使他們分食祭品。
9 誰若決意不採用希臘風俗,依法處以死刑。從此可知大難已臨頭了。
10 有兩個婦人,因為給孩子割損,就被逮捕受審,令人將孩子掛在她們胸前,遊街示眾,然後將她們由城牆高處扔下去。
11 此外還有些人在附近的山洞婸E集,暗地媮|行安息日;有人報告給斐理伯,他便下令把他們活活燒死,因他們寧願遵守聖日,不願自衛。
12 至此,我勸告本書的讀者,不要因了這些不幸而灰心喪志,反該相信這些災禍並不是為消滅,而只是為懲戒我們的民族罷了。苦難的真諦

13 因為作惡的人不得長久放縱,反而即刻遭受懲罰,這實是大恩的明證。
14 對於其他的民族,上主盡量含忍,待他們罪惡滿盈,即施以懲罰;對於我們,他卻不是這樣:
15 他不等我們的罪惡到達頂點,就責罰我們。
16 因此,他的憐憫總不離棄我們:雖然用患難來懲戒自己的百姓,卻不放棄他們。
17 上面所說的,只是叫你們注意。說完這些話,就該言歸正傳。

馬加比二書 7章 (For English version click here)

第七章
母子八人壯烈殉難1 事後,又有兄弟七人與他們的母親一同被捕,國王命人用鞭子和牛筋痛打他們,強迫他們吃法律禁止的豬肉。
2 其中一個,代表發言說:「你想問什麼?你願由我們知道什麼?我們已經準備,寧死不願背叛我們祖先的法律。」
3 於是國王大怒命人取過鍋釜來,放在火上。
4 及至鍋釜瞬息間燒紅以後,就命人在其餘的兄弟和母親眼前,將那發言人的舌頭割下來,剝去他的頭皮,割下他的四肢,
5 肢體被分割後,王命人將他拉到火邊,活生生地放在鍋媟弮鶠C當鍋內的蒸氣往上升起時,其餘的兄弟和母親都互相勸勉作壯烈的犧牲說:
6 「上主天主看見,必要憐恤我們,正如梅瑟在譴責歌中所說的:他必憐恤自己的僕人!」
7 第一個這樣死去以後,遂領第二個來赴刑。將他的頭皮與頭髮一起削去,以後問他說:「在你的身體一塊一塊地分解以前,你吃不吃豬肉?」
8 他用祖國的話答說:「不!」因此,他也像第一個一般受了刑罰。
9 他在快要斷氣的一剎那,高聲說:「你這窮兇極惡的人!你使我失去現世的生命,但是宇宙的君王,必要使我們這些為他的法律而殉難的人復活,獲得永生。」
10 這一個以後,輪到第三個受刑了!在命他伸舌頭時,他就爽快地伸出,且毅然伸開隻手,
11 慷慨地說:「這些肢體是從上天得來的,但是,現在為了他的法律,我不吝嗇這一切,希望有一天從他他那堣揭A得到。」
12 國王和他的侍從都驚異這少年人不怕受苦的精神。
13 他死了以後,他們用同樣酷刑處罰第四個。
14 他臨死時這樣說:「深信天主使人復活許諾的人,死在人手中,是求之不得的;可是為你,卻沒有進入生命的復活。」
15 接著,人就帶第五個來受刑。
16 他向國王瞪著眼說:「你這有死有壞的人,現今你對人有權柄,為所欲為;可是,不要想我們的民族已被天主擯棄。
17 你等著看罷!你必要看見他的大能,看他要怎樣懲罰你和你的子孫!」
18 在他以後,帶了第六個來,他快死時說:「你不要糊塗自欺!我們遭受這一切,正是因為我們得罪了我們的天主,因而遭受了這樣嚴重的災難。
19 可是,你不要想你對抗天主,能僥倖免罰!」
20 尤當稱奇,最值得光榮記念的,還是他們的母親。她在一日之內親見七個兒子死去,還能欣然忍受,因為她全心寄望於上主。
21 她心中充滿高尚的情緒,以大丈夫的氣概奮發起女性孱弱的心靈,用本國的話,一一鼓勵他們說:
22 「我不知你們怎樣出現在我的腹中:不是我給了你們靈魂與生命,也不是我構成了你們每一個人的身體。
23 世界的創造者,既然形成了人的初生,賜予萬物以起源,也必仁慈償還你們的靈魂和生命,因為你們現在為愛護他的法律捨生致命。
24 安提約古自覺受了輕慢,猜想這番話必是諷刺自己,就趁最幼的一個尚在,不斷用話勸誘,且向他起誓,只要他棄捨自己祖傳的一切,保證他必享富貴幸福,作自己的朋友,且得高官厚祿。
25 可是,少年人對這話毫不介意,因此王就召他的母親來,勸她給少年人出個得救的主意。
26 國王再三勸了她,她纔同意去勸說自己的兒子。
27 於是她向他彎著身,嘲弄著暴君,用祖國的話這樣對他說:「我兒,你憐恤我罷!我在腹中懷育你九個月,三年哺養你,又栽培提攜養育你,直到現在的年紀。
28 我兒,我懇求你仰視天,俯視地,觀察天地間形形色色的萬物!你該知道,這一切都是天主從無中造成的,人類也是如此造成的。
29 你不要怕這劊子手,反該對得起你的哥哥們,視死如歸,好叫我在天主顯示仁慈的時候,可迎接你的哥哥和你!」
30 她剛說完了話,青年人就說:「你們還等什麼?我決不聽從國王的命令,我只聽從梅瑟給我們祖宗立定的法律命令。
31 你這設法迫害希伯來人的罪魁,你決不能逃脫天主的手!
32 我們受難是為了我們的罪惡。
33 我們永生的上主,為責罰和懲戒我們,一時向我們發怒,但終究要與自己的僕人重新和好。
34 至於你這惡人!你這人類中的妖孽!你雖然伸手毒害上天的子女,可是,別糊婼k塗,洋洋得意,妙想天開,
35 因為你逃脫不了全能全知天主的審判。
36 我哥哥們既忍受了暫時的苦痛,如今他們按照天主的盟約,得到了永生,你卻因著天主的審判,將受你驕傲應得的刑罰,
37 我要如同我哥哥們一樣,甘心為祖宗的法律,捨棄我的肉身和生命,求上主早日憐恤我們的百姓,並用苦難與災禍,迫使你承認他是唯一的天主。
38 願全能者向我們全族所發的義怒,在我和我哥哥們身上,就此止息。」
39 國王難以忍受他的凌辱,於是勃然大怒,加給他的刑罰比對別的更兇殘。
40 這樣,這個純潔的少年一心依靠上主,走入了另一世界。
41 兒子們相繼致命,最後母親也致了命。
42 以上所述,足以叫人明瞭當時關於吃祭品和因此而掀起的慘酷的刑罰。

~~~安提阿以比凡尼的情況:參但11:29-45 [詳解參謝友王著 兩約中間史略, 239-241]

但以理書──>馬加比書──>馬太福音──>啟示錄

在末後的「一七」中有只餘下3 1/2(一七之半),神的國度會顯現:

2:36-45將歷史分為四個王國:

[36]這就是那夢•我們在王面前要講解那夢•

[37]王阿,你是諸王之王•天上的 神已將國度,權柄,能力,尊榮都賜給你•

[38]凡世人所住之地的走獸,並天空的飛鳥,他都交付你手,使你掌管這一切•你就是那金頭•

[39]在你以後必另興一國,不及於你•又有第三國,就是銅的,必掌管天下•

[40]第四國,必堅壯如鐵,鐵能打碎剋制百物,又能壓碎一切,那國也必打碎壓制\列國/

[41]你既見像的腳和腳指頭,一半是窯匠的泥,一半是鐵,那國將來也必分開•你既見鐵與泥攙雜,那國也必有鐵的力量•

[42]那腳指頭,既是半鐵半泥,那國也必半強半弱•

[43]你既見鐵與泥攙雜,那國民也必與各種人攙雜,卻不能彼此相合,正如鐵與泥不能相合一樣•

[44]當那列王在位的時候,天上的 神必另立一國,永不敗壞,也不歸別國的人,卻要打碎滅絕那一切國,這國必存到永遠•

[45]你既看見非人手鑿出來的一塊石頭從山而出,打碎金,銀,銅,鐵,泥,那就是至大的 神把後來必有的事給王指明•這夢準是這樣,這講解也是確實的•

4.2.6 希臘派解法 對比 羅馬派解法

派別

 

希臘派解法

the Babylonian

巴比倫

the Median瑪代

the Persian波斯

the Greek/Syrian

希臘/敘利亞

Kingdom of God

神的國

羅馬派解法

the Babylonian

巴比倫

the Persian波斯

the Greek/Syrian

希臘/敘利亞

the Roman

羅馬

Kingdom of God

神的國

 

派別

仔細分派

理論重點 / 學者

希臘派解法

1)但以理書為主前世紀作品。

自由派: 不信這書有預言。

第四國為希臘

2)但以理書為主前世紀作品。

不否定聖經的預言。但本書信息與第二世紀的猶太人的經歷有密切的關係。

福音派: 卜魯斯(F. F. Bruce)

 

3)但以理書為主前紀作品。

福音派: R. Gurney, W. H. Walton

羅馬派解法

第四國為羅馬

4)但以理書為主前世紀作品。

福音派

基要派

[參鄺炳釗著《但以理書》天道聖經註釋 (香港: 天道, 1992), 335-336]

 

參「第四國為希臘」看法﹐但以理書12:5-13 安提亞的王國被神的國所取代。

3 1/2在歷史上是起於公元前167年。它成為猶太末世主義(Jewish apocalypticism)代表神子民的末世苦難的模式(pattern of the End time with its tribulations for God's people)

[ 12:5- 12:12]

[5]我但以理觀看,見另有兩個人站立,一個在河這邊,一個在河那邊•

[6]有一個問那站在河水以上,穿細麻衣的說,這奇異的事到幾時才應驗呢•

[7]我聽見那站在河水以上,穿細麻衣的,向天舉起左右手,指著活到永遠的主起誓說,要到一載,二載,半載,打破聖民權力的時候,這一切事就都應驗了•

[8]我聽見這話,卻不明白,就說,我主阿,這些事的結局是怎樣呢•

[9]他說,但以理阿,你只管去•因為這話已經隱藏封閉,直到末時•

[10]必有許多人使自己清淨潔白,且被熬煉•但惡人仍必行惡,一切惡人都不明白,惟獨智慧人能明白•

[11]從除掉常獻的\燔祭/,並設立那行毀壞可憎之物的時候,必有一千二百九十日

[12]等到一千三百三十五日的,那人便為有福•

 

4.2.7 啟示文學的作者以在末後的3 1/2年的大災難會以神的國作結

4.2.8啟示文學的作者以兩元論的歷史觀(a dualistic view of history)

4.2.8.1 現今世界 對比 未來世界:

在啟示錄中,這種兩元論被基督徒的特有信念所破壞:耶穌己得勝。

5:5『長老中有一位對我說,不要哭•看哪,猶大支派中的獅子,大衛的根,他已得勝,能以展開那書卷,揭開那七印•』

這是其中一段詩歌頌讚已得勝的耶穌。

 

4.2.8.2 啟示文學的作者視歷史為神與撒旦之戰

讀者被提醒他們也是在這戰爭之中的。

從人的角度: 是惡人的工作。

從神的角度: 是撒旦攻擊神的子民。

歷史正是神魔大戰之地。而這大戰已近尾聲了。因此,啟示文學不單關心以色列﹐也包含全球性的角度。這是關乎世界本相(the world as such):全球歷史即是創世的歷史(1-11)

 

4.2.9 在啟示錄同時有兩個角度﹕先知角度 和 啟示文學角度

先知角度(prophetic perspective; 最尾的數章) 全書普遍出現的啟示文學角度(dominant apocalyptic perspective)

 
啟示文學角度(Apocalyptic perspective)
 
 

(God)

 
先知角度

Prophetic perspective:

今時/現時

present time

V

末世

end time

----------------------------->
^
   

撒旦 (Satan)

 

 

啟示文學的作者的主要目的不是「啟示未來」,顯出現時神的子民苦難背後的邪惡力量(unmask the evil forces)。讀啟示錄的主要角度不單從先知角度。約翰不是為很遠的未來。

他的啟示文學的解釋:神魔之戰,是以多米田時代的基督徒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