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space | free hosting | Business Web Hosting | Free Website Submission | shopping cart | php hosting

心靈雜絮

嚴國洪先生

你們的生命是甚麼呢?

  嚴國洪先生

雅各書4:13-17說:『嗐,你們有話說,今天,明天,我們要往某城堨h,在那埵矰@年,作賣買得利。其實明天如何,你們還不知道,你們的生命是甚麼呢?你們原來是一片雲霧,出現少時便不見了。你們只當說,主若願意,你們就可以活著也可以作這事或作那事。現今你們竟以張狂誇口,凡這樣誇口,都是惡的。人若知道行善卻不去行,這就是他的罪了。』

這段經文說實有點豈有此理。誰都是有明天計劃的。在香港這時這麼忙碌的生活下,有誰會不作明天的安排的呢?它卻說『明天如何,你們還不知道』。甚麼是反問我們:『你們的生命是甚麼呢?』我們的生命本質原來竟只是『一片雲霧,出現少時便不見了。』也就是生命是很容易就失去的。我們可能不會理會死亡,因為覺得自己很年輕。但原來生命就像雲霧,被風一吹便歸無有。有誰知道自己明天一定可以存活呢?要不然為什麼現代人要買人壽保險呢?就是相信人生有可能有不測。但因為統計和或然率的推算,我們可能會以為「不一定」是我。所以,這種「不一定死」的心態,好像救了我們離開「死亡」的陰影。久而久之,反而進入了耶穌比喻中的「財主」心態。

  耶穌說:『有一個財主,田產豐盛•自己心裡思想說,我的出產沒有地方收藏,怎麼辦呢?又說,我要這麼辦•要把我的倉房拆了,另蓋更大的•在那裡好收藏我一切的糧食和財物•(要把我的倉房拆了,另蓋更大的: 我要擴大自己已有的。)然後要對我的靈魂說,靈魂哪,你有許多財物積存,可作多年的費用•只管安安逸逸的喫喝快樂罷•神卻對他說,無知的人哪,今夜必要你的靈魂•你所豫備的,要歸誰呢?凡為自己積財,在神面前卻不富足的,也是這樣•』

事實上,這個財主的心態有甚麼問題呢?有誰努力工作不是為了有一日能夠安心享受自己的成果呢?有機會又有誰不會努力擴展呢?例如:為何有這麼多市民入盈富基金呢(400億,而散戶約270億)?但奇妙的不是耶穌反對財富,而是他只積一種財:沒有在天上的財。最好的基金是「天國基金」因為最高回報是10000%(高達一百倍)。

但可惜的是,我們最努力的是在世建立「盈富」,在天的「天國」卻儲蓄不了一個小錢。但這一切都好像是「理論」,直到我們遇上了上帝的呼喚:『無知的人哪,今夜必要你的靈魂•你所豫備的,要歸誰呢?』

剛過去的主日崇拜(31/10)知道信望團就讀大學二年級的周慧姊妹,在當日零晨因為腦出血入院,做了二個半小時的手術後(0:30am -3:00am),至今仍然昏迷。當日我與信望團團友在崇拜後,趕去聯合醫院。她睡在深切治療部的一張床,好像睡公主般沒有甚麼動靜,只是多了很多的機器。但在外的親友就滿面傷悲。我看完她,就與在外面的親友交談。她的父親滿眼淚水,不知怎樣說起。當然,實在太突然了,大家都沒法接受是事實。他說自己是脾氣不好的人,但她是很好的,這麼多年從來不必打薄A他只要說要求甚麼,她就會好好的處理。而且以她一個從海南島來的新移民,只懂海南話,不懂英語和廣府語,能進大學,確實用了很多的苦工。在他眼中的這個孝女,現在卻不知為什麼會腦出血。我深感到一個年少的姊妹在父弟之中有這麼好的見證,確實叫人讚嘆。

而在星期一,信望團團友發起禁食祈禱會。這晚有十位團友出席。當中大家都感到懇切禱告的重要(正是主日講員的信息)。我感到神感動大家禱告的靈,也特別引領了負責的弟兄。在分享中,大家也感到她的待人很好。不時流下熱淚。我回到家中電郵代禱事項時,發現她在大學的基督徒小組成員同晚發起特別禱告會。我將這些資料電郵世界各地信徒為此代禱。收到不同的地方信徒回應:有從巴西、東非加納、荷蘭、美國、加拿大和尼泊爾等國家的信徒回應;而且他們也有代轉給他們認識的信徒。這是第一次我經歷到這麼多國家的信徒同時為一個人禱告。那真是『不住的禱告』(全球24小時),這是「日不落」的禱告。

在星期三晚上,教會的祈禱會不是如常地進行。因為這次有多達23位信徒參與,而且十分懇切的禱告。不單只有信望團團友,也有其他信徒,當中有些甚至不認識她的也參與。這在主內的愛心超越一切,在靈埵X一的禱告。不論結果如何,聖靈的確在我們中間。晚上10:30突然出現危情,醫生電召其家人到院。至凌晨病情轉為穩定。她的父母一直守候在天亮。後來,腦內出血已止,而腦內壓也有下降趨勢、血壓和心跳趨向正常。

在星期四晚,醫生又發出不利的「預言」:按他的經驗多數都不會過第五日。而最後,她安渡了星期四。

這一切挑戰了我反省不少事物:我生命的質素如何?禱告對神的手有多大影響?全球信徒的禱告又有多大影響呢?我們對別人生命的關愛和冷漠反應?(每個人的反應都不同,而當中有多少是要檢討的呢?)我反問為何這次又這麼重視呢?是否因為她很年輕,所以有強烈的「近身感」(何時會到我呢?);神是否要藉此提醒我對禱告的重視呢(這幾天,早起第一樣做的就是禱告和電郵求人代禱。)?突然間強烈地感到神的重要性和生命在祂手中。我應怎回應神對財主的警告呢?